所在位置:首頁 > 清風視界 > 微小說 >正文

一竿到底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日期:2018-10-08 09:08:22    

年莊村東有條漣河,漣河有半里路寬,年莊與外界連接靠的是擺渡。漣河擺渡人叫年螺。年螺年輕時因意外失去了一只手臂,他雖是單臂撐篙,速度卻不遜常人。

一天,一輛黑色小轎車行駛到渡口。車里下來兩個陌生人,下車后徑自向渡船走來。走在前面的是個中年人,皮膚較黑;跟在后面的年輕人長得稍白。年螺頓時警覺起來,村主任早飯后去鎮上開會,跟他交代說現在上級領導經常下基層,如果遇到陌生人,要立刻向村里報告。

渡船離岸后年螺在心里盤算,準備停篙給村主任發短信。這時卻聽黑臉的中年人說話了:“老哥,你這篙怎么好像沒勁?”年螺因為常年在渡口,對水底邊邊角角了然于心。為了省力,年螺撐篙時習慣借力水中物,篙根本沒有落到底。年螺聽了這話,不禁重新打量著這位中年人。僅憑這句問話,年螺就看出他似乎是個撐篙的內行。

年螺故意問:“領導也會撐篙?”中年人笑道:“哪有什么領導!不過篙倒會玩兩下。”中年人說完,從年螺手中接過篙,一竿下去,船被送得老遠。年螺見中年人露了這一手,立刻放松下來,問:“老板做什么生意?”身旁的年輕人剛要答話,中年人說:“收棉花,聽說今年年莊棉花收成不錯。”

年螺聽中年人說起棉花頭頭是道,戒備心又少了幾分。年螺感慨:“哎,別提這棉花,提起來都是傷心事。”年螺看中年人不解,解釋說:“咱們這年莊靠著漣河,種棉花哪比得上種水稻!種棉花這幾年可虧大了。”中年人一邊貼船下篙,一邊聽年螺訴苦。年輕人聽不明白年螺的話,不由問道:“地是自己的,田里種什么,還不是自己說了算?”年螺心想,船上只有他們三個人,就小心翼翼地回答說:“前兩年,年莊種棉花的確嘗到了甜頭,但這兩年水稻行情更好,可村里將棉花的招牌打出去,現在再想改,哪那么容易!”年螺的苦訴完,渡船已到了對岸。腳踏跳板上岸,年輕人有些緊張,黑臉中年人便拉了他一把。

不久,兩個自稱收棉花的人從村莊返回。到了渡口上船,年螺撐篙擺渡。中年人告訴年螺,年莊的棉花的確長得不錯,但他所說村民不愿種棉花的話也沒錯。渡船到岸,年螺看著中年人拉著年輕人由跳板走上岸,禁不住沖著他們背影叫道:“老板,你們這次到年莊看棉花,收購時可不能壓價啊。”黑臉中年人回頭向年螺笑了笑。

幾天后,村主任通知年莊村民開大會,議題是討論下一年田地里究竟是種棉花還是栽水稻。有村民問:“栽水稻,大家都提了好幾年了,有什么用?”村主任回答道:“有什么用?這用處可大了,為這事,新來的縣長前幾天到咱們年莊調研了。”

村主任說的話村民不相信。有人笑道:“咱這小地方,縣長會來?縣長下來能不叫你村主任陪?”還有人干脆說:“睜眼說瞎話,我成天呆在村里,縣長來年莊,我怎么沒看見?”只有年螺半信半疑,他想了想,突然單手拍了下大腿,驚叫道:“就是他,只有這樣的身手,才配稱‘一竿到底’!”

(江蘇省泗洪縣紀委監委 高學升)

主辦單位:中共廣東省紀律檢查委員會 廣東省監察委員會

合作單位:南方新聞網

粵ICP備10233762號

[email protected]

投稿郵箱

辽宁12选5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