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頁 > 清風視界 > 微小說 >正文

誰幫我埋的單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日期:2018-09-10 08:57:38    

他,滿頭銀發,年近古稀。

這天早上,他像往常一樣,去小區附近的惠康酒樓喝早茶,找了張靠門的小桌子坐下,和服務生小文嘀咕幾句,便點開了手機上的新聞……

老伯,這是你點的普洱茶、菜干粥、銀針粉、古城薄餅、青菜,請慢用。小文柔聲道。

謝謝!說完,他又埋頭看手機……小文笑了笑,離開了。

過了好一會兒,他放下手機,優哉游哉地呷了一大口茶,接著,不緊不慢地拿起了筷子……

老伯,你的單有人埋了。小文笑瞇瞇地站在他面前。

哦?誰呀?咋沒吱一聲?他有些愕然。

是位大叔,說是你的老熟人。

人呢?

走了。噢,對了,我讓大叔跟你打聲招呼,他見你在看手機,悄聲對我說,你是老縣長,叫不要打擾你。

老熟人?是老鄉,還是老同學,抑或是老同事?他想,自個雖生在這濱海古城鎮,但從初中起便去縣上和省里上學,后來一直在縣城工作,老同學大多在外地,老同事也沒有本鎮人。再說,自己退休后回老家過半隱居的生活也有近十個寒暑了,而今糟老頭一個,還能有這等好事?于是,他搖了搖頭,再三問小文,究竟是誰幫埋的單?小文也沒說出個子丑寅卯。他暗暗拿定主意,明天來喝早茶時多留點神。

第二天早上,他依然去惠康酒樓喝早茶,依然選擇那張靠門的小桌子,悠閑地打開手機……

早上好!老縣長。小文問道,還是點昨天那幾樣?他瞄了小文一眼,點了點頭。

很快,小文端來了一壺普洱茶,一碗菜干粥,一碟銀針粉、一碟古城薄餅,一碟青菜。他不慌不忙地抬起頭來,一邊呷茶、喝粥、吃菜,一邊不時地將目光往收銀臺瞟去……

好一陣細嚼慢咽過后,小文上前對他說,老縣長,有人幫你埋了單。

不可能吧?我一直在看著呢。他半信半疑地說。

是……小文突然支支吾吾起來。

小帥哥呀,你跟我說實話,幫我埋單的到底是誰?!他語氣略有些嚴厲。

我……小文有點尷尬。

這時,越來越多的茶客把目光投向嘀咕個沒完的他與小文,一領班走過來問咋回事。

小文如實說了,領班呵呵一笑,老縣長,這好辦呀,我們這里裝有監控,來來來,我領您老去看一下,不就明白了。

進入酒樓辦公室,打開監控仔細看清楚后,他先是一愣;瞬間又是搖頭,又是輕聲感嘆。

原來,昨天早上幫他埋單的是他的老鄉秦誠。當年他當縣長時,秦誠是他的秘書。一次,百名外商參觀某鎮鞋廠,他叫秦誠協調該鎮企業辦買了一百雙皮鞋送給外商,企業辦多給了兩雙,說是送給他和秦誠的。秦誠一再堅持付錢,企業辦的同志死活不收。事后,他把秦誠罵了個狗血淋頭,連訓帶罵地說,一雙皮鞋事小,助長貪念事大。你尚年輕,任何時候都要牢記,物先腐而后蟲生,貪是禍啊!第二天,又叫秦誠付款后在支部會上作檢討,還給了個處分。一些同事私下說這么整有點小題大做了。令他萬萬沒想到的是,一時轉不過彎來的秦誠一氣之下,申請調到外市工作,多年后成了處級干部。

見他表情有些復雜,小文訕笑著說,老縣長,我就實話跟你說了吧,這人是我表叔,前天回來看望病重的老父親,昨天早上來這喝完早茶,幫你埋單后,就趕回單位了。剛才是我按表叔的吩咐幫你埋的單。喏,這是我表叔昨晚發來的微信。說完,小文把自己的手機遞過去,幾行字立馬撲入他的眼簾:“小文,那位老縣長是我的老上級,這些年好些同事出了事,而我尚在職,多虧他當年給我敲了警鐘,當時我有一件事沒辦妥,受到處分,起初還真憋了一肚子火,后來才明白老縣長用心良苦,他說的那兩句話讓我受用了大半生。據說他退下來就回老家住,近兩年老伴去百公里外的大城市帶孫子,他早上經常獨自一人去酒樓喝早茶,今天碰巧遇著了。假如他明天還去你那喝早茶,替我幫他把單埋了。以后也如是,我用微信把錢轉給你。”

此刻,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他一本正經地問小文,這兩天的早茶費一共多少錢?小文說,96元。

他沉吟片刻,從衣兜里掏出一小沓錢算好96元硬塞給了小文,而后,一轉身,步伐穩健地朝大門走去。

從此,惠康酒樓再也沒見他的身影。(海華)

主辦單位:中共廣東省紀律檢查委員會 廣東省監察委員會

合作單位:南方新聞網

粵ICP備10233762號

[email protected]

投稿郵箱

辽宁12选5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