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首頁 » 史海鉤沉 » 正文
御史柳宗元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日期:2018-10-12 09:13:15    

柳宗元(773年—819年),字子厚,河東(山西永濟)人,唐代著名文學家。他創作的《黔之驢》《捕蛇者說》等文章家喻戶曉,特別是同韓愈一起發起了歷史上著名的“古文運動”,提倡文以載道,復興儒學,對推動我國現實主義文學發展做出了重要貢獻,成為“唐宋八大家”之一。但鮮為人知的是,柳宗元還是唐代中期的監察御史、政治家。

正史上講,柳宗元少時“聰警絕眾”,文章“璨若珠貝”,當時人“咸推之”。唐德宗貞元九年(793年),21歲的柳宗元與劉禹錫同登進士,十年后又與劉禹錫同任監察御史。柳宗元家族還是歷史上的名門望族,其先祖柳奭曾任中書令(宰相),他的父親柳鎮則輔佐郭子儀平定安史之亂,后任侍御史。柳家可謂滿門忠烈,御史世家。

“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孤舟蓑笠翁,獨釣寒江雪。”這首《江雪》是柳宗元貶謫永州期間創作的一首五言絕句。那么,柳宗元為什么寫這首詩,這首詩又反映了他怎樣的心境呢?這就要先了解一下他所處的那個時代。柳宗元生活在唐代中期,安史之亂后形成了藩鎮割據、宦官專政的局面。唐順宗永貞元年(805年),以王伾、王叔文為首的官僚士大夫集團在順宗支持下進行革新,史稱“永貞革新”,又稱“二王八司馬事件”,他們主張加強中央集權,反對藩鎮割據,打擊宦官專權,但終因政治力量不足,革新以失敗而告終。柳宗元是“二王八司馬”中的八司馬之一,當時,王叔文“尤奇待宗元”,及得政,提拔柳宗元為禮部員外郎,放在身邊“與之圖事”,并“欲大進用”。革新失敗后,柳宗元與劉禹錫等八人一起被貶地方任司馬,柳宗元任永州司馬。這首詩正是柳宗元在永州期間創作的,是典型的以詩言志,表達了一個政治家不向黑惡勢力屈服,決心秉志特立的悲壯氣節。

作為政治家,柳宗元在他的《梓人傳》中對治國理政提出了寶貴的見解。《資治通鑒》專門擇要作了摘錄,足見柳宗元政治思想值得后人重視借鑒。文章以“梓人(建筑設計師)”的傳奇事跡為喻,通過“梓人之道”闡述治國的大道,提出治理天下應“條其綱紀”“齊其法制”;“擇天下之士使稱職”;“居天下之人使其安業”;“不衒能,不矝名”,夸耀自己的才能,自尊自大;“不親小勞”,去做那些微小瑣碎的事情;“不侵眾官”,干涉下屬分內的工作,而是應專心研究“大者遠者”等治理國家的根本道理。正如梓人善于運用眾工匠一樣,領導者要善于使用好各方面的人才。

中唐時期,豪強地主兼并掠奪土地日益嚴重,地方官吏加緊了對廣大農民的盤剝。農民除了向國家交納正常的捐稅外,還要承受地方官吏攤派下來的各種雜稅,可謂“苛政猛于虎”。針對基層官吏繁政擾民的情況,柳宗元寫下名篇《種樹郭橐駝傳》。通過對郭橐駝種樹之道的記敘,說明“順木之天,以致其性”是“養樹”的法則,并由此說明“為政亦然”的道理,批評當時基層官吏“好煩其令”,主張與民休養生息。他批評“旦暮吏來,聚民而令之”,基層官吏不斷催促百姓耕織勞作,表面上好像是憐愛百姓,但百姓反受其害。他借用郭橐駝的口質問,百姓們整天忙于應酬官吏不得空暇,又怎么能繁衍生息,安定民心呢?通過這篇寓言,他對地方官吏擾民傷民的官僚主義和形式主義進行了深刻批判,提出了順天養民的政治主張,《資治通鑒》贊揚“此其文之有理者也”。

在永州謫居十年后,唐憲宗元和十年(815年),柳宗元終于被召回首都長安,但隨即又被貶為柳州刺史,直至五年后病死在任所。雖然命運多舛,但是作為一個政治家,柳宗元始終心中裝著百姓,在柳州期間做了許多利國惠民的好事。其中,最為史家所推崇的是釋放奴婢事件。對此,《新唐書》和《舊唐書》都作了記載。當時“柳州土俗,以男女質錢,過期則沒入錢主”。柳宗元“革其鄉法”,使得那些淪為奴婢者,可以出錢贖回,也可以通過為債主服役的方法贖身。對于最貧窮的奴婢,柳宗元就自己出錢贖回他們,并送歸其父母。在柳州期間,柳宗元還興辦教育,學子們不遠千里來向他學習請教,凡是經過他指點的人,“為文辭皆有法”,大都成為當地名士。在柳宗元的主持下,柳州百姓爭先學習漢話,在外仁愛,在家慈孝,民風得以淳厚。人們居住有了新房子,代步有了新船,喝上了干凈甘甜的水,破舊的街巷得到整治,廟宇得到翻修,池塘園林清潔整齊,逃亡流竄的人紛紛回歸,百姓生活發生了很大變化。經過三年努力,柳州百姓高興地說,我們這個地方雖然遠離京城,但我們也是天子的子民,現在上天派來仁愛的柳侯,還有什么理由不順從教化呢。“我民報事兮,無怠其始,自今兮欽于世世。”質樸的柳州人民把柳宗元永遠敬為他們的柳侯,世世代代敬仰。在柳宗元辭世后的長慶三年(823年),韓愈為吏部侍郎,應柳州官民所邀,欣然為柳宗元書寫了墓志銘,贊揚柳宗元“生能澤其民”。

“城上高樓接大荒,海天愁思正茫茫。驚風亂飐芙蓉水,密雨斜侵薜荔墻。嶺樹重遮千里目,江流曲似九回腸。共來百越文身地,猶自音書滯一鄉。”這首《登柳州城樓寄漳汀封連四州》是柳宗元貶謫柳州后創作并寄與劉禹錫等四位共患難的朋友的一首七律,充分抒發了柳宗元和劉禹錫等人的深厚情誼。柳宗元和劉禹錫是同科進士,同朝為官,又共同參加“永貞革新”,成為推動唐代中期歷史發展的重要人物,后來又同樣遭遇兩次被貶流放,結下了深厚的友誼。患難之時見真情。元和十年時,柳宗元貶嶺南柳州刺史,劉禹錫貶更偏遠的古夜郎國播州刺史。柳宗元感嘆說:“播非人所居,而夢得(劉禹錫)親在堂,吾不忍其窮,無辭以白其大人,如不往,便為母子永訣。”即草章奏,欲以柳州授劉禹錫而自往播州。逝世前,柳宗元留書給劉禹錫托付后事:“我不幸卒以謫死,以遺草累故人”。劉禹錫執書以泣,將他遺留下來的著作編成《柳河東集》,并親自作序,凝結成了兩位監察御史的正氣之歌。(岱石)

相關新聞:
 
?
辽宁12选5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