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首頁 » 史海鉤沉 » 正文
林希元:百折不墜青云志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日期:2018-09-28 09:11:25    

造福地方

在古人的心目中,祭祀孔子的孔廟是極神圣的地方。同安孔廟是廈門地區唯一的孔廟,它的右側有兩座祠堂,一座是北宋著名科學家蘇頌祠,另一座是明代理學名宦林希元祠。

明成化十七年(1481年),林希元出生于同安縣(今翔安區新店鎮垵山社區山頭村),少時名巒,字茂貞,號次崖。林希元少時家貧,讀書較晚,但從小胸有青云之志。他35歲(正德十一年,1516年)方中舉人,越年中進士,授南京大理寺評事,不久被擢升為大理寺丞。

明朝大理寺和刑部的職責有相似之處,都是審理案件的機構,不同的是,重大案件包括皇親國戚高官顯貴的案件歸大理寺審理。林希元為官公正,執法如山,有“鐵漢”之稱。御史譚魯犯案,林希元予以追究,譚魯先是央求林希元同鄉史梧到林家說情,被駁回后,又找到了大理寺卿陳琳,陳琳竟答應了。陳琳是林希元的頂頭上司,對其恩威兼施,然而林希元不為所動,堅持原則,仍不允。陳琳惱羞成怒,以“抗拒堂官”之名彈劾林希元,林希元竟因此被貶為泗州判官。被貶的滋味不好受,他的詩《聞謫判泗州》云:“本以疏狂為國憂,翻從遷謫赴南州。萬鐘于我知無益,三尺如人豈不羞?”心情不好,但上任后仍兢兢業業。

當時,江北饑荒,“嘯聚至九百余人”,他主持賑災,悉心賑濟,獨身往諭,解散嘯聚之眾,同時還撰寫了《荒政叢言》,細陳救荒之二難、六急、三權、六禁、三戒,條分縷析,有理有據,所列的政策、措施、方法可操作性強,是我國古代救荒史重要文獻。

嘉靖九年(1530年),林希元官復原職,再任南京大理寺丞,后因與權臣夏言意見相左,被貶為欽州知州。

欽州位于今廣西南部,其時地廣人稀,十分荒蕪。據地方志載,林希元“始入州境,陸行三日,始抵州城,見平原曠野,一目望洋,高可種黍,下可種稻,皆為荒土,成田者,十僅一二”。因此上任伊始,他首勸農功,實行屯田。屯田有漢代的方法,也有東晉的方法,還有唐朝的方法,林希元學貫古今,又不拘一格,他根據實際情況分別采用不同的屯田方法。他委派有經驗的老農負責其事,勸農老人正職為田正,副職為田副,每鄉正副各一,專管教民耕織,課督農事。他改變欽州單種水稻習俗,推廣多種農作物,由此府可實倉廩之粟,民可解凍餒之苦。

林希元在欽州還創建社學。他認為“昔先王治天下,為之農桑、衣食以養其民,又設庠序、學校以教之。蓋飽食、暖衣、逸居,無教則近于禽獸。”他創建十八社學,每學撥公田二十畝作為辦學經費,并“作規條,選名師,俾司教訓以興民于孝悌,頒學政經說于諸生,黜浮華、崇本實,以進士于道德”,當地民風為之一變。在《欽州十八社學記》一文中,林希元不無欣喜地寫道:“三月而后,教讀各以弟子見,其父兄不遠三四百里,襁負其子而至州。其衣裳、步履楚如也;其進退、周旋、升降、揖遜,肅如也;其諷誦、對偶、書仿,朗如也。”他還修復儒學一所,在東城城隍廟舊址改建學舍二十間,捐俸金十兩助公費,編纂《欽州志》,為后世存史。

都說“為官一任,造福一方”,林希元不但造福一方,有時還“多管閑事”。他任大理寺丞時,有一年春天回鄉,到大嶝島探望舅舅。船到大嶝碼頭,前來迎他的都是些年輕人。舅舅說,島上人深受臺風、風沙、大水之害,壽命都很短,能活到30歲便是鄉里“老人”了。林希元當夜難眠,翌日,天剛露魚肚白,他便到海邊察看,發現岸邊草木不生,海風長驅直入。眺望西北縣城同安,發現九條溪水如白蛇直涌大嶝。他告訴鄉民,這是“蛇害”,必須用“蜈蚣”治。“蜈蚣”何來?種黃連木。于是,鄉民們踴躍到海邊種黃連木。林希元自己也不閑著,帶頭栽種。黃連木抗風性強,成片的黃連木成了防風林帶。風沙少了,老百姓少受些苦。至今,在大嶝島田墘西北角海邊,古防風林帶猶存。那是林希元心中有民,為民造福的豐碑。

清廉為官

林希元為官,以廉著稱。

在泗州任判官時,林希元積勞成疾,歸籍養病,竟無房可居,只得寄居在丈母娘家,“延賓無所,當道之見過者相接無常處,咸訝焉”。后因族親爭奪林家埭田反目,林希元只好在家鄉獅山清水巖邊建一斗室,自名“艮齋”,并自撰對聯云:“斗室只容妻與我,寸心不愧天地人”,橫批為“師承程朱”。

此時,他本想自建居所,卻因囊中羞澀而一籌莫展。別人想替他通關節,他馬上拒絕:“平生不以私干官府,故至于此。今雖失職,豈可改節?”林希元素來公私分明,豈能因為自己養病鄉中、無錢建房,而改變自己一貫清廉的志節呢。后來,經過一番周折,他買到天興寺荒廢后的一塊地,這是他中舉之前辦私塾的舊址。不過,買到了地,房子興建仍遙遙無期,用他自己的話說:“得地之初,欲營居室而歸囊方罄,無所藉手。”

我們且看他是如何籌款的:郡守聘他作《家譜》,得銀二十兩;諸姻家曾汝修、邵宜榮等五人各助銀十兩;諸鄉紳捐囊借助五兩、十兩、二十兩不等;幫助永春編纂邑志,得銀二百兩;向長泰王氏借銀三十兩。他所籌到的款項,不過能“草創”而已,“門庭、渠路、井灶之類,尚未及也”。林希元自建居所,前后歷二十余年,尚有一百余兩缺口。由于工期拖得太長,以前建好的要繼續維護修繕,而債主亦責怪其舊債未還。林希元在《鳳山得地記》里這樣寫道:“嗟乎!予登第三十一年,居官二十一年,一第之營至二十三年而未就。東涂西抹、左支右吾,而予之心亦良苦,其力亦勞矣。恐后世子孫不知予得地之巧,成室之難。故備其本末記之,以示后人,使知克勤克儉,固守而多勿失焉。”

嘉靖二十年(1541年)冬,林希元罷官歸鄉。從其詩作中,我們分明能看到林希元返鄉后清苦拮據的生活——

確守官箴也分然,獨憐無計庇吾先。

百年香火頹垣下,轉使人將不孝傳。

年年買谷度余生,虛忝鄉邦薄宦名。

要做人間好男子,寧辭家計晚凋零。

功名三十六經霜,饑飽惟隨歲歉豐。

在野三農終失望,闔門百口已凄惶。

富家喜糶十年粟,寒舍計虧八月糧。

似此謀生真絕倒,旁人休說短和長。

林希元清廉,是因為胸中有桿秤,常懷羞恥之心。有羞恥之心,是為人的首要。孟子曰:“人不可以無恥”,還說:“羞惡之心,義之端也”,荀子也說:“人不知羞恥,乃不能成人!”

我國現存的古代衙署,如內鄉縣衙、霍州署衙、密縣縣衙和平遙縣衙,其儀門內壁上皆有這樣一句官箴——“吏不畏吾嚴而畏吾廉,民不服吾能而服吾公。公則民不敢慢,廉則吏不能欺。公生明,廉生威”。在古代,林希元可謂是踐履這箴言的一位典范。

林希元61歲回同安后,專心“立言”,著書立說,廢寢忘食,手不釋卷,直到85歲辭世。他著述頗豐,除《新政八要》《荒政叢言》《王政附言》等外,還有《易經存疑》《四書存疑》等理學著作。他呈獻“兩疑”于朝廷,禮部刊印發行,四海學者奉為圭臬。同朝蔡獻臣作序的《林次崖先生文集》共十八卷,流傳至今。嘉靖四十五年(1567年),林希元辭世。蔡獻臣評價他“學而大儒,入而名卿,出而良吏,歿而言立”。清代人雷鋐說:“吾閩恪守程朱……今得次崖文集讀之,益知其用力格致之功,真所謂眾物之表里精粗無不到者也。”

文章開頭提到的林希元祠,始建于明萬歷四十二年(1614年),有記載的重修有兩次,分別是清嘉慶十八年(1816年)和民國十五年(1926年),小修多次。其原始狀態保存較好,保留原有不大的格局和許多明清建筑構件:硬山頂洗盡鉛華,不事雕飾,猶如林希元清廉儉樸的一生,而翹起的燕尾脊,又似顯示林希元的凌空之志。林希元是海內外宗親崇敬的先賢,林氏后裔目前是臺灣第二大姓,2001年林希元祠被廈門市人民政府公布為第一批涉臺文物古跡。

相關新聞:
 
?
辽宁12选5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