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首頁 » 史海鉤沉 » 正文
剎風整紀 嚴懲腐敗 維護改革發展穩定大局

——1992.10-1997.9查辦的典型案件掠影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日期:2018-09-26 08:57:09    

1992年10月12日至18日,中國共產黨第十四次全國代表大會在北京召開。大會選舉產生了新一屆中央委員會、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

黨的十四大后,黨中央審時度勢,作出實行紀檢和行政監察合署辦公新體制的重大決定。根據黨中央指示精神,1993年1月,中央紀委、監察部合署辦公,實行一套工作機構、兩個機關名稱的體制。合署后的中央紀委履行黨的紀律檢查和行政監察兩項職能,對黨中央全面負責。

1993年8月20日至25日,中央紀委召開二次全會,時任中共中央總書記江澤民發表重要講話,在京的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治局委員、候補委員等參加了會議。這在黨的紀律檢查史上是史無前例的。此后,每次中央紀委召開部署工作的全會時,中共中央總書記都出席會議并發表重要講話,分析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斗爭形勢,做出工作部署和安排。

中央紀委二次全會明確了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條件下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斗爭的基本思路、基本原則,提出了領導干部廉潔自律、查處案件、糾正部門和行業不正之風三項工作要求。中央紀委三次全會明確把三項工作上升到“工作格局”的高度,從而使三項工作具有穩定性。

中央紀委二次全會要求,集中力量查處“三機關一部門”(黨政領導機關、行政執法機關、司法機關、經濟管理部門)和縣處級以上領導干部的違紀違法案件,以及貪污賄賂、挪用公款炒股炒地炒房牟取暴利、參與走私等突出違紀違法行為。

1994年6月9日,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發出《關于在反腐敗斗爭中注重抓好經濟犯罪大案要案查處工作的通知》。同日,中央紀委、監察部召開了全國紀檢監察系統電話會議,要求各級紀檢監察機關在查處貪污、賄賂、金融詐騙、走私、嚴重違反財經紀律等大案要案上取得突破。

腐化墮落被嚴懲

——王寶森案

1995年4月27日,新華社一篇簡短的消息猶如平地驚雷:“北京市常務副市長王寶森懾于反腐敗威力自斃身亡;中央政治局委員、北京市委書記陳希同引咎辭職。”

中央紀委對王寶森違紀違法問題調查發現,王寶森貪污公款25萬多元人民幣、2萬美元;挪用公款1億多元人民幣和2500多萬美元,供其弟、姘婦及其他關系密切的人進行營利活動,造成1300多萬美元的損失;揮霍大量公款,營造豪華別墅,購買高級公寓,長期包租賓館客房,作為享樂場所;違法批貸巨額資金,造成大量資金流失;道德敗壞,生活糜爛。經黨中央批準,中央紀委決定開除王寶森的黨籍。北京市人大常委會決定撤銷王寶森的北京市副市長、北京市計委主任職務。

因王寶森違法犯罪活動有些重大問題涉及陳希同,中央決定由中央紀委對陳希同的問題進行審查。經查,陳希同在先后擔任北京市市長、市委書記期間,利用職務之便,收受、侵吞大量貴重物品;腐化墮落,大量揮霍公款;利用職權支持親屬和身邊工作人員經商,謀取非法利益,對王寶森違法犯罪活動負有重大責任。

1997年8月29日,經中央批準,中央紀委根據《中國共產黨章程》和《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試行)》的有關規定,決定開除陳希同黨籍。鑒于陳希同的有些問題觸犯刑律,中央紀委建議司法機關依法處理。檢察機關依法對其立案偵查。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一審以貪污罪判處陳希同有期徒刑13年;以玩忽職守罪判處陳希同有期徒刑4年,兩罪并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16年。

轟動一時的大案

——李善有、歐陽德案

李善有先后擔任海南省政府辦公廳主任、副秘書長,兼任省證券委副主任等職,屬于正廳級干部,卻驚動中央紀委直接查辦。

經查,李善有出于不可告人的目的,收買和串通一些人,采取卑劣手段,捏造事實,誣告原海南省某領導干部。在紀檢監察機關調查期間,李善有繼續編造謊言,組織他人作偽證,與有關人員訂立攻守同盟。李善有道德敗壞,生活糜爛,影響極其惡劣。他利用職權收受賄賂,犯有嚴重經濟罪行。李善有被開除黨籍和公職,移送司法機關處理。

1994年9月20日,經海南省高級人民法院核準,李善有因犯有誣陷罪、受賄罪被依法判處死刑,緩期2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1996年8月19日,中央紀委發布《關于廣東省人大原副主任歐陽德以權謀私、收受賄賂案的通報》,引發社會強烈反響。

中央紀委會同最高人民檢察院等有關部門,嚴肅查處了歐陽德利用職權收受巨額賄賂的嚴重違紀違法問題。經查,歐陽德在擔任廣東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兼東莞市委書記期間,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請托人謀利益,從中收受財物及接受請托人為其無償建造和裝修房屋。經中央批準,中央紀委決定開除歐陽德黨籍,移送司法機關處理。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判決:歐陽德犯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15年,剝奪政治權利5年。

《通報》指出,歐陽德作為黨的高級領導干部,本應牢記黨的宗旨,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而他卻經受不住改革開放的考驗,以權謀私,收受巨額賄賂,在廣大干部和群眾中造成了極為惡劣的影響,受到黨紀國法的嚴厲制裁,完全是咎由自取、罪有應得。他的蛻變、墮落令人痛心,發人深思。各級黨組織和全體黨員干部應從中吸取教訓,引以為戒。

觸目驚心的腐敗窩案

——泰安市委原書記胡建學等人案件

1996年2月,山東省泰安特大窩案宣判完畢,泰安市中級人民法院判處泰安市原市委書記胡建學死緩,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判處泰安市原市委副書記孫慶祥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判處泰安市原市委秘書長盧膠青死刑,緩期2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判處泰安市原副市長孔利民死刑,緩期2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判處原山東省石油(集團)總公司副總經理、泰山石化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徐洪波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判處泰安市原公安局局長李惠民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這些執掌泰安黨政大權的人,是如何走上犯罪道路的呢?

1991年下半年,胡建學被調到泰安任市委書記,年僅41歲。他開始飄飄然,大言不慚地和一些人講:“到我們這一級的干部就沒人管了。”胡建學我行我素,“家長”作風嚴重,獨斷專行,把市委常委會變成履行手續的機器,稍有不同意見就火冒三丈。

案發前,為進一步掩蓋犯罪,逃避法律制裁,胡建學與盧膠青訂立攻守同盟,并于1995年1月19日晚將其受賄股票所得贓款轉移他處,后被檢察機關追繳。胡建學在接受審判時說:“受賄的大門一打開,就一發而不可收。”在擔任泰安市委書記的幾年里,胡建學利用職務之便,收受賄賂共計折合人民幣61.6萬多元。自認為到了他這樣級別的干部沒人管了,蔑視黨紀國法的人,黨紀國法當然不會放過他。

作為原市委主要負責人的胡建學不講黨性、不守紀律規矩,以權謀私、大肆收受賄賂,不但“自身腐”,還“帶頭腐”,嚴重帶壞了當地政治生態,部分黨員領導干部有樣學樣,深陷腐敗深淵,最終受到黨紀國法嚴懲,教訓極其深刻。

32億元騙局的破滅

——無錫新興公司非法集資案

1992年至1997年間,黨中央還進一步加大對經濟犯罪的打擊力度,相關部門嚴肅查處了一批經濟犯罪案件,著力維護良好的發展環境,維護改革發展和穩定大局。自1994年7月開始,按照中央領導同志的批示,在中央紀委和江蘇省委的領導下,在中央政法委、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等部門和有關省市的支持配合下,由江蘇省紀委牽頭,各有關執法、執紀部門共同努力,無錫市委全力以赴,先后組織了1500多人的辦案隊伍,全力查辦了江蘇無錫新興實業總公司特大非法集資投機倒把案,查清了這家公司大肆破壞國家金融法規、非法集資32億多元的問題。

這是一個罕見的多頭緒、多環節、多層次、多區域的特大案件,涉及人員多,群案串案多,大案要案多,查處難度大。主犯鄧斌從1989年8月開始,以高額利息非法集資,不管企業經營狀況如何,出資方均可按期領取本利。為了集新資還舊債、拆東墻補西墻,鄧斌每兩個月分利一次,有的就在出資時當場兌付利息,對個別特殊出資者月利高達10%。這些出資者在得到高利回報后,就繼續投入,還成了義務宣傳員。為掩蓋非法集資的真實面目,鄧斌串通不法港商將非法集資款兌換成1818萬美元,由北京興隆公司匯給香港兩家公司,再由這兩家公司匯至新興公司,注冊28家假合資企業。鄧斌虛報經營利潤,多交370萬元稅金,并以此大吹大擂,做足文章。

經過一年多的偵辦,1994年8月6日,無錫市檢察機關以玩忽職守罪對鄧斌立案偵查并決定逮捕。隨后,新興公司非法集資的“干將們”也被一網打盡。

1995年11月,最高人民法院公布了判決結果:該案主犯、原新興公司總經理鄧斌和該案主犯、原無錫縣電子工業公司出納會計姚靜漪被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并由無錫市中級人民法院在當地執行死刑;作為該公司上級主管部門工作人員的原北京興隆公司副總經理韓萬隆被判處有期徒刑20年;原江陰市虹澄物資公司、新協物資貿易公司經理黃桂芬被判處死刑,緩期2年執行;原無錫縣公安局退休干部金惠珍被判處有期徒刑10年;原廣東深圳市華江服裝工業公司貿易部會計戴寶珍被判處有期徒刑4年。韓萬隆、金惠珍分別被開除黨籍、開除公職。

涉及此案被開除黨籍的還有:原無錫市副市長丁浩興,原無錫市人民檢察院檢察長高振家,北京華誠紡織聯合總公司總經理周涵春,錫山市原政協副主席倪品良,深圳中光公司原總經理李允若等41人。涉案的123名黨員、干部均受到了黨紀政紀處分。這起作案時間長達4年的32億元非法集資案涉及12個省、市的368個出資單位和31名個人,造成流失資金12億元的巨大損失。

紀檢監察機關和有關部門在查處這起非法集資案時,還發現了涉及此案的一批黨員領導干部違紀違法問題線索,隨后進行了嚴肅查處。

中央紀委、監察部和地方紀檢監察機關還會同有關部門嚴肅查處了湖北咸寧騙稅案、山東乳山重大香煙走私案等經濟犯罪案件。

從1992年至1997年這5年里,全國各級紀檢監察機關突出重點,嚴肅查處黨員干部違紀違法案件,并作為從嚴治黨、懲治腐敗的重要環節。從部門上看,重點查辦了黨政領導機關、行政執法機關、司法機關、經濟管理部門中發生的違紀違法案件;從對象上看,重點查辦了貪污、賄賂、挪用公款、失職瀆職、走私、腐化墮落、道德敗壞等方面的案件;從領域上看,著重加大了對發案率較高、大案要案較多的金融、證券、房地產、土地出租批租、建筑工程承發包等領域案件的查處力度。共立案731000多件,共結案670100多件,給予黨紀政紀處分669300人,其中開除黨籍121500多人。在受處分的黨員干部中,縣(處)級干部20295人,廳(局)級干部1673人,省(部)級干部78人。(本報記者 尹健 實習記者 謝穹堃)

【參考資料】

《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黨的紀律檢查工作大事記》《中國共產黨紀律檢查工作60年》《輝煌歷程——黨的紀律檢查工作三十年》

 
?
辽宁12选5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