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首頁 » 媒體縱覽 » 正文
深圳市光明區紀委監委“打、堵、疏”結合
走出懲治“微腐敗”新路子
來源:南方雜志      日期:2018-11-05 16:12:29    

  今年3月20日,深圳光明區紀委監委的舉報電話響起,群眾反映他常常買菜的菜市場的菜價比旁邊的菜市場不知怎么貴起來了。紀委監委工作人員對來電群眾表示謝意后向上級作了匯報。很快,一段明察暗訪和審計核查緊密推進后發現,菜價的上漲有“貓膩”。

  原來,在市場攤位的招租過程中,有部分農貿市場的管理人員通過收取“喝茶費”“頂手費”等手段謀取私利,導致菜價上漲。在紀委監委的介入下,“喝茶費”等現象立即絕跡,菜價也應聲下跌,群眾商戶紛紛拍手叫好。

  這是今年以來深圳光明區紀委監委整治“微腐敗”現象的一個縮影。據了解,今年光明區紀委監委共受理核查線索154條,核查率100%,立案審查62宗62人。日前,《南方》雜志記者走訪深圳光明區基層,探尋反腐戰線的新探索、新經驗。

  “微腐敗”雖小但危害大

  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要“加大整治群眾身邊腐敗問題力度”。“微腐敗”雖然微小,但卻會嚴重損害黨和政府在群眾中的形象。

  如何整治“微腐敗”?深圳市委常委、市紀委書記、市監察委主任張子興指出,要繼續加大基層黨員干部違紀違法線索排查力度,嚴肅查處發生在民生資金、社區“三資”管理、對口幫扶等領域的權錢交易、吃拿卡要等問題,并將其作為“書記項目”親自抓落實。

  深圳光明區委書記王宏彬表示,對“微腐敗”問題,各級要深刻吸取教訓,完善機制,加強廉潔自律教育,從制度上、思想上筑牢堤壩,警鐘長鳴、常抓不懈。

  今年5月,深圳光明區玉塘街道紀工委收到一封郵件,當事人稱在街道附近一個公益停車場內被保安員鎖了車,并讓他轉賬100元才放行。

  在以往,這樣的案子會讓玉塘街道紀工委書記譚熙宇感到很棘手。“街道紀工委還辦什么案?有人手嗎?會辦案嗎?敢辦案嗎?”譚熙宇告訴《南方》雜志記者,停車場的保安不屬于編制內人員,但確實是街道聘請的公共管理輔助人員。

  對公共管理輔助人員的管理,是整治“微腐敗”的一大重點。據了解,光明區目前公共管理輔助人員數量龐大,主要包括雇員、臨聘和勞務派遣人員等類型,集中在基層一線。然而,在實際運行過程中,一部分處于權力末梢的公共管理輔助人員,卻屢屢成了貪污腐敗的主角。

  “群眾只知道穿著制服就是代表政府執法,所以他們的違紀違法行為將嚴重影響黨和政府在群眾心中的形象。”中山大學廉政與治理研究中心主任倪星告訴《南方》雜志記者,“大部分涉案人員收受賄賂、索要的錢財數額并不大,從幾百到幾千、上萬元不等,但是正因為其小而無孔不入,難以治理,對群眾造成的傷害也就更直接。”

  嚴查基層“微腐敗”案件

  按照監察法規定,依法履行公權力的公職人員都屬于監察對象范疇。對于治理“微腐敗”,光明區委常委、區紀委書記、區監察委主任姚文勝告訴記者,在綜合研判的基礎上,光明區紀委監委提出了“打、堵、疏”的綜合治理思路。

  第一步,增強基層紀工委力量。經區委主要領導同意,光明區紀委監委要求各街道黨工委切實擔負起全面從嚴治黨主體責任,持之以恒推進正風肅紀。經協調,各街道紀檢監察隊伍力量不斷充實,平均有工作人員10名,相比去年增加了20%。同時,光明區紀委還多次組織開展全口徑執紀審查工作業務培訓,破解街道紀工委“不敢辦案、不會辦案”的難題。

  基層沒線索怎么辦?光明區紀委監委加大了基層線索排查和執紀審查力度,下放一批案件線索至街道紀工委,由區紀委監委和街道紀工委齊抓共管。馬田街道紀工委書記鄧永榮說,今年8月,馬田紀工委就根據區紀委監委提供的問題線索,對馬田執法隊機動組組長林某違紀問題進行立案審查。

  光明區還在全區推出10萬張“廉政監督服務卡”,通過進社區、下企業、走市場等形式送進了千家萬戶,上面印有二維碼等新型舉報方式,讓群眾舉報更便捷。還從轄區群眾、商戶中聘請案件線索信息員,建立駐街道部門案件情況報送制等,極大拓寬線索來源。此外,光明區紀委還出臺《光明區街道紀工委監督執紀工作綜合考評方案(試行)》,強化對基層紀工委監督執紀工作的動態評估和及時指導。

  現在,街道紀工委正風肅紀的底氣更足了。今年6月,通過調查取證,在停車場敲詐勒索的保安員被解除勞動合同并移送公安機關進一步調查處理。據介紹,近3個月來,光明區已查處微腐敗案件近50宗,起到了極大的震懾效果。

  如今,街道紀工委敢辦案了,也能辦好案了。公明街道紀工委書記趙峰也告訴《南方》雜志記者,今年2月接到反映公明執法隊協管員段某涉嫌受賄的問題線索,4月23日,段某的違紀問題即被立案審查。隨后,段某被解除勞動合同,并依法沒收其違法所得。

  扎牢不能腐的籠子

  “微腐敗”的主要手段是什么?光明區紀委常委胡新軍介紹,十八大以來,光明區紀委監委共立案查處215人次,其中公共管理輔助人員126人次,占比58.6%,涉案領域主要包括查違、城管、安監等部門。

  “這些違紀違法的公共管理輔助人員中,有的利用巡查報告的權力,對違建隱瞞不報,或者通風報信;有的利用職務之便收繳他人財物據為己有;有的貪小失大,罔顧人民生命財產安全。”胡新軍告訴《南方》雜志記者。

  如2016年4月29日,一名安全生產巡查員收受安全隱患工廠老板3000元好處費,放縱違規生產,造成重大安全事故,給國家帶來巨大經濟損失。

  怎樣扎牢不能腐的籠子?光明區紀委監委探索建立具體的、可操作的主體責任落實履行標準,讓各級黨組織履行主體責任有目標,讓各級紀檢組織加強監督檢查有抓手。

  光明區紀委監委在全區范圍內開展廉政風險點集中排查“滅租”行動,讓公共管理輔助人員自己梳理自身崗位上存在的廉政風險點,查找并消滅誘發腐敗的“尋租點”,最大限度減少腐敗行為發生。同時,探索構建親清政商關系新途徑,持續深入落實三級領導掛點服務企業機制,推動各單位參與“千員服務萬企”行動,避免中小企業因信息不對稱產生“花錢辦事”而滋生“微腐敗”的不良現象。

  在深圳光明區安全生產監督管理局局長劉琨看來,必須切實承擔起全面從嚴治黨主體責任,通過制訂相關規章制度等,加強基層干部日常管理。

  如針對安全生產行政執法過程中的自由裁量權可能帶來的尋租空間,劉琨表示,該區安監局編制了7個文件,統一行政處罰的法律依據、適用情形、裁量標準等內容,明文規定從輕、從重處罰的情形,壓縮了自由裁量區間。

  提高基層干部認同感和獲得感

  公共管理輔助人員為何會走上“微腐敗”的道路?光明區副區長、鳳凰街道黨工委書記陳佩群分析,這些人員往往整體待遇偏低,晉升空間狹窄,對本單位和本職工作存在著“游離感”。同時,又因為受教育程度不高,廉潔意識不強,手中擁有的自由裁量權很容易帶來尋租空間。

  針對這些情況,深圳光明區提出,通過開展精準警示教育、完善薪酬待遇標準、試點開展“培英計劃”、建立隊伍提升保障機制等方式,為這些群體構筑“不想腐”堤壩。

  比如,光明區探索暢通公共管理輔助人員職業上升渠道,建立相關考核機制,對考核優秀的員工進行提拔重用,在滿足相關規定的前提下甚至可以推薦至國有企事業單位工作;鼓勵公共管理輔助人員積極參與學歷提升教育、職業技能提升;將公共管理輔助人員納入人才住房保障體系等,不斷提升這類人群的職業認同感和獲得感。

  在警示教育方面,光明區紀委監委圍繞查辦的“微腐敗”案件,制作警示教育片《讓微權力不再任性》,以身邊典型案例警醒身邊人。各街道、各部門紛紛行動,分層次、分批次以多種形式開展警示教育,以案為鑒筑牢防線,廉潔自律警鐘長鳴。

  開展各式各樣的廉政教育,也可以幫助年輕公共管理輔助人員系好人生的第一排“扣子”。據深圳光明區群團工作部部長謝少先介紹,近期,深圳光明區群團工作部以身邊人講身邊事的宣講方式,通過正面引導和反面警示,教育他們自覺守好廉潔底線。同時,群團工作部還通過開展豐富多彩、寓教于樂的活動,充實年輕人的業余文化生活,拓寬了年輕人社會交往的渠道和范圍。

  光明區紀委監委將繼續按照“打、堵、疏”相結合的思路,強化不敢腐的震懾,扎牢不能腐的籠子,增強不想腐的自覺,扎實推進公共管理輔助人員“微腐敗”綜合治理,切實解決群眾身邊的不正之風和腐敗問題。

 
?
辽宁12选5走势图表